首页 新闻 聚焦 科技 财经 创业 综合 图片 视频

访谈

旗下栏目: 人物 精英 商界 访谈

尘外文化艺术会馆馆长蔡惠萍 边走边唱行走人生

来源:珠穆朗玛网 发布时间:2017-05-04
    珠穆朗玛网讯 初见蔡惠萍,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端庄质朴,平易近人,气质优雅。面对昨天的往事,她侃侃而谈,讲起话来富有诗意,总会将别人带入画面感。她的一生不断的冲破藩篱,逃出生活的圈圈框框,带着年轻人那份天真无惧的情怀边走边唱行走在人生波澜壮阔的大道上。时而高歌,时而低沉,禁得住人生大起大落的风波,忍受住孤独无助的迷茫,保持着年轻的心态,探寻生命的意义。

  蔡惠萍生于七十年代,长在大西北。蔡惠萍的父母是兰州大学的教职工,她的童年便是在大学里度过。蔡惠萍在年幼的时候,总是做着一个离奇的灰色梦,这个梦至今让她记忆犹新。在梦境中每天开门之后总能看见山,山外还是山,绵延不断的山峦彼此起伏。一辆红色的挖掘机开在山脚下,不断的挖掘山上的资源。灰色的天,夹杂着一股浓浓的土腥味,这便是蔡惠萍童年的记忆。

  蔡惠萍从上初中便喜欢上文学,直到今天仍然保持着写日记的习惯。她的作文总是班里最好的一个,时常被老师当成范文在作文课中给大家读她的作品。蔡惠萍的二姐喜欢看她的文章,甚至还会拿着她写的文章在班里炫耀,“瞧瞧这是我妹妹写的,可好了。”一位忠实的读者,激励着蔡惠萍写作,从而培养了蔡惠萍今后有策划文案写作的功底。

  高中第一学期的一篇《荷塘月色》,让蔡惠萍有了创作诗文的通感,老舍一部《茶馆》名著让蔡惠萍领悟到语言的华丽代表不了情感,文字简单让人看后有所思考,有画面的感动,才算是成功的作品。在人生的思考中,无数的画面感便组成了蔡惠萍最强烈的记忆。

  青春时期的蔡惠萍是比较叛逆的,而且特别喜欢玩,回回玩得有名堂。每到周六日,或者假期,作为班长的蔡惠萍时常会组织一些野炊、郊游活动,带着同班同学,扛着一面共青团旗去户外玩。每次出去,蔡惠萍都会精心策划各种活动,大家玩得开心,因此每次出去游玩,总是一呼百应,大家都爱跟着她玩。新年聚会,蔡惠萍便会在黑板报上出一期新年喜庆的文摘和图案。那会由于同学之间都比较穷,很难凑钱聚会,蔡惠萍便组织大家每人在家自带两个熟食小菜,大家把各自带来的饭菜放到校园乒乓球台上,这个特殊的“餐桌”不会转动,大家索性转动起来围桌吃饭,这场创意且富有闹剧成分的聚会可谓是别开生面,让蔡惠萍乃至很多同学终生难忘。

  蔡惠萍高中学的是文科,上高三的时候,学校停了音乐、美术、体育三门课程。蔡惠萍第一个提出反对,更是游说同班同学,本来学习都很枯燥无味,再把这些娱乐休闲的课程停了上学多没意思。她成功“策反”了按班就部的同学,结果全班同学跟着蔡惠萍在学校里集体罢课,抗议学校教育。

  在即将面临毕业的日子里,蔡惠萍精心策划了一场毕业晚会。组织班里同学每人拿十元钱作为毕业晚会经费。蔡惠萍买了五十一份纪念册,五十一个售价两元一件文化衫。蔡惠萍认识一位书法家,拿着自己的文化衫前去找书法家题字。走在路上的时候,蔡惠萍考虑用什么样的文字来填满前胸部位,思来想去,灵感顿来,“边走边唱”四字浮现在蔡惠萍脑海。那位画家帮忙题写了“边走边唱”四字,虽然蔡惠萍不懂书法,但略略懂得美术,用美术的视角来看书法写得还是蛮不错的。蔡惠萍拿着文化衫和一幅毛笔字找到印图的打印店,并亲自设计了一个logo,将love中的O做成一个心型,印刷在文化衫上。另外一个班级的学生看到之后特别喜欢,于是对蔡惠萍说,“我们出钱,你能不能帮忙也给我们做呢?”蔡惠萍满口答应下来,帮邻班同学做了“边走边唱”的文化衫。毕业晚会现场,行政诉讼法系的两个班所有同学全都穿上了“边走边唱”的文化衫,成功举行了一场晚会。在之后几天离校的日子里,大家都穿着“边走边唱”的文化衫穿行在校园之间,顿时“边走边唱”成为校园一道亮丽的风景,并被许多同学认可。蔡惠萍给每个同学的纪念册上都写上了“边走边唱”,并解读“边走边唱”的含义。蔡惠萍至今记得大概所写的几句话,“相识一笑的情谊,都满满的写进了青春的记忆里。或许你将来某一天飞黄腾达,或许你将来穷困不堪,请不忘十八岁至二十二岁满具乐观情怀的你,用一颗坦然的心面对生活。”

  高中三年时光过得很快,眨眼之间到了高考。谈到人生的学业梦想,蔡惠萍希望能够考进浙江大家学习餐厅旅游管理专业。自信满满的她在高考过后,填报了第一志愿便是浙大餐厅旅游管理专业。老师问她第二志愿是什么。蔡惠萍认为只有第一志愿,没有第二志愿,因此也没想着填报第二志愿。班主任认为蔡惠萍身材比较高,人也比较有性格,说她不如上法学院学习法律。蔡惠萍稀里糊涂填报了第二志愿。录取通知书下发后,结果没成想第一志愿没有录取,竟被第二志愿西北政法学院录取。

  蔡惠萍在西北政法学院学习的是行政诉讼法专业课程。她这样来形容自己的大学四年生活,混了四年大学,似乎人生有种被裹挟的感觉,明明是自己所不喜欢的,偏偏有没有能力来改变,只有违心逆来顺受。谈恋爱,组织各项活动,参加各种校园社交活动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四年大学时光,蔡惠萍竟用不知所学概括。

  蔡惠萍毕业之后相比而言是个比较走运的人,她被分配到了地方检察院,成了一名年轻的检察官,整天面对一堆刑事诉讼案件。单调而又安逸的工作,蔡惠萍一直干了十二年。在这十二年之中,蔡惠萍自学考研,再次重返大学攻读了三年研究生课程。

  蔡惠萍是九十年代第一批网民,那会电脑尚未普及,平常人很难有上网的机会。蔡惠萍花了六千多块钱买了一台小屏幕的电脑,在忙完一天的工作之后,回家之后最喜欢上网。当时网上社交工具就是空间聊天室,登录自己的ID账号,找到自己的朋友便会随意诉说一天的心情。有个网友名叫小陈,每天都会在上线之后主动和蔡惠萍搭讪,久而久之,两人便成了最好的网友。有一天,小陈主动邀约蔡惠萍见面。在九十年代,网友约会见面尚不流行,更是一种道德上所不允许的行为。蔡惠萍出于好奇心,走出了第一步,两人在一家酒吧里相见。

  初见小陈,只见他上身穿着花哨,一只耳朵上带着一个大耳环。蔡惠萍当时便感到后悔,心想:“妈呀,我怎么会跟一个不正经的人见面。”蔡惠萍萌生一个念头,赶紧离开,远离这种人。小陈觉察到了蔡惠萍怀疑的表情,对蔡惠萍说:“不要以平凡儿的眼光看待新鲜的事物,更不用怀疑我的人品,你要用心去接纳你所不喜欢的东西。”末了,小陈请蔡惠萍参加他朋友的聚会。当时,小陈也没有经过蔡惠萍同意,很大胆开放的拉住蔡惠萍的手去了他朋友那里,安慰地对蔡惠萍说:“不要害怕,我没有恶意。”面对眼前这位小自己一岁的美男子,二十多岁的女单身难以抵抗那种魅力,带着好奇心与恐惧心理任凭小陈拉着她随意走。一个露天的派对,一群陌生的面孔。小陈向大家介绍,这是自己的新朋友。大家随意交流着户外活动,这群人中有律师、老师、企业家等不同岗位的人。蔡惠萍经过打听才知道这是一群户外俱乐部成员。

  蔡惠萍的好奇心所驱,勇敢地迈出去一步,踏入另外一种生活方式。自此以后,蔡惠萍的生活是边走边唱说走就走的旅行。穿越秦岭,骑行青海湖,行走阿坝,攀岩,徒步旅行,至此,蔡惠萍知道了人生行走的意义。在一次骑行青海湖行程中,蔡惠萍骑着赛车骑到了海拔五千米的土坡之上,从坡上向下骑行来感受骑行的快乐。就在下坡的一瞬间,蔡惠萍被一个年龄不足十岁的小姑娘的举动所折服。小姑娘身穿厚厚的护膝,磕着长头,向西边方向匍匐前行。小姑娘的父亲推着载着生活物品的木头车行走一旁。经过小姑娘身边,蔡惠萍被小姑娘纯洁透亮的眼神所震住,望着小姑娘那清纯的眼神,蔡惠萍感觉脑海中一切成空,全是小姑娘那双澄清的眼神。这件事让蔡惠萍生起了对生命的敬畏之心,后来蔡惠萍学佛了,希望向佛一样看待人生。

  蔡惠萍做了十二年的检察官,在2003年送别了两位退休老同事。当时蔡惠萍特意为两位老同事准备了一场送别活动,送别宴上,老同事无比忧伤,唱起歌来也夹杂着些许伤感。蔡惠萍触动很大,她顿时感到二十年后,老同事的今天就是自己。虽然自己在检察院干得很出色,或许将来还能当上处长,但这样一成不变的生活又有什么意思,蔡惠萍不禁得思索起来。

  蔡惠萍在整理完一个季度的工作时,便准备休假二十多天,想去西藏来一场边走边唱的旅行。蔡惠萍刻意剃了光头,带上一顶帽子,央求母亲帮忙带带自己的孩子。在蔡惠萍苦苦央求下,蔡惠萍的母亲才算答应帮忙照料她的孩子,允许她一个人前往西藏旅游。就在蔡惠萍准备出发的时候,蔡惠萍的姐姐从深圳赶回老家,大姐向蔡惠萍诉说自己创业的困难,希望蔡惠萍能够帮她做企业。当时蔡惠萍一心想去西藏旅行,不愿跟大姐去创业。母亲告诉蔡惠萍,“你大姐因为压力过大,患上了忧郁症,如果你不答应,等你旅行回来,或许再也见不着你姐姐了。”蔡惠萍自小和大姐感情颇深,大姐擅长做服装,蔡惠萍在上学的时候之所以有很多好衣服穿,都是姐姐亲手做的。想到姐姐难处,蔡惠萍毅然决然的辞去了检察院的工作,取消了西藏行走的计划,跟随姐姐踏上了前往深圳的列车。

  初到大姐的服装厂,蔡惠萍什么都不懂,大姐便把蔡惠萍安排到办公室,让蔡惠萍当办公室主任。蔡惠萍学习能力很强,仅用了三个月时间便熟悉了所有销售流程。三个月后,蔡惠萍主动承担起公司的销售业务。开始策划订货会、招商会,进行市场拓展。面对很多人的质疑,你行吗?蔡惠萍果断的回答自己能行。

  2003年蔡惠萍来大姐服装公司的时候,公司在全国市场直营店和加盟销售店只有二十多家。到2006年,经过蔡惠萍带领销售团队的努力下,门店销售团队扩到一百多家。2008年,服装行业受到互联网冲击,市场拓展越来越难做。在公司经营上,蔡惠萍和大姐出现了认识上的分歧。服装比较挑人,一个扣子,乃至一个针线都比较琐碎,没有标准化的东西,而且天天又在重复着同样的事情,蔡惠萍最害怕的事情就是重复。于是蔡惠萍选择了退出。离开公司之后,蔡惠萍的心情无比沉重,在高速路上开着飞快地开着车,听着一首《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惹得这位单亲妈妈潸然泪下。七月南国怀念北方冬天,便是蔡惠萍当时内心深处的直白。

  两年时间,蔡惠萍没有工作,在家做了一位全职的母亲,照顾孩子的生活起居,调节自己的心态。在平常,蔡惠萍会炒股,偶尔也会应邀参加给企业员工讲零售培训知识。两年期间,蔡惠萍重新拿起英语书,自学了一口流利的英语,准备着将来某一天环游世界。

  之前,蔡惠萍讨厌历史,上学的时候曾为了应付考试不得不死记硬背,感觉历史很是无味。两年间,蔡惠萍认识了一些收藏界的朋友,开始了解了收藏艺术文化。每一个收藏艺术品都有一段历史,渐渐的,蔡惠萍开始研究历史,重新翻读历史书,这才发现原来历史并不是枯燥的,读得越多,相反觉得越有意思。蔡惠萍总结起来,这或许和一个人的阅历有关。

  蔡惠萍发现搞艺术收藏的人都是在跟古人对话,隔空代对话,不少人过度的进入收藏的境界里,占据大量古玩物件,生活却很拮据。细细想来,原来是不舍得出手自己收藏的宝贝,抑或手中的藏物无法换成现钱,很多收藏者更不愿屈从于市场,抱着一堆古物艰苦生活。蔡惠萍深思,能不能帮助收藏者对接市场,让藏品流通起来。蔡惠萍认为藏物不是一个人的,属于大家,应该将好的东西流通出去,让喜欢历史文物的人把玩或者学习研究使用,不该独自占有。一个艺术收藏流通市场的平台雏形悄然在蔡惠萍脑海中萌芽,蔡惠萍经过两年时间的精心策划,一所私家收藏馆于2013年在深圳成立。

  为了这次文化创业项目,蔡惠萍更是倾尽家中所有财产,花费一千多万来打造私家收藏馆。两千平米的经营面积,一年五百多万的房租,馆中藏品价值高达十亿。各种安全设备、消防设施,以及人员开支,种种高消耗,让蔡惠萍耗尽心力。蔡惠萍坚守了一年时间,还好没有赔钱。一个人干,感觉心力不足,于是便招商引资,引入合作伙伴。由于艺术品价位虚高,价值没有权威恒定,合作伙伴入伙想做一些价值炒作题材。在经营策略上,蔡惠萍与合伙人意见不合,认为价值题材炒作存在巨大的风险性。为了确保收藏品的安全,蔡惠萍连夜给合作的收藏家打电话,让他们各自取走自己展览的收藏品。不过几天的功夫,私家收藏馆已是空空。合伙人不欢而散,蔡惠萍赔了两千多万。虽然没有了钱,引起诸多谩骂与种种非议,蔡惠萍却收获了收藏界朋友对她的信任。

  蔡惠萍在寻思真正的文化创业项目应该是什么,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才能创业成功。深圳属于经济、创意、时尚之都,蔡惠萍发现在这里很难沉淀下来探寻中国传统文化的足迹。

  在一位音乐家朋友的介绍下,蔡惠萍认识了爱吧大健康创始人伊娜女士,伊娜在北京是一名非常成功的律师,而且在业余时间做健康大产业。两人相见之后,蔡惠萍对于健康产业非常认同。懂得投资健康的人,必定属于中高层消费人群,大家不仅需要健康,同样还有精神上的需求。伊娜希望爱吧俱乐部的成员可以做富而贵的群体,将文化创意带入健康大产业中,必然是另外一番“化学反应”。两人志同道合,决定创办一个新的平台,健康和文化产业融合,构筑新型商业模式。

  蔡惠萍出于欣赏于非广篆刻的“尘外”闲章,偏爱“创造红尘美好,享受尘外宁静”的意境,从而便有了“爱吧尘外文化艺术会馆”。

  爱吧尘外文化艺术会馆,承载着年轻人的梦想与希望,做为一种新商业模式,以其明确的定位,自2017年1月开办以来到4月底,已经成功举办了超过百场文化沙龙活动,爱吧尘外主办的赏析传统文化艺术,推介世界优秀文化,让普通大众能够在深入浅出的文化交流中享受到高品质文化。短短的三个月时间,有不少人了解到爱吧尘外文化艺术会馆的文化理念,对于这项新生的文化载体予以热捧追随。

  蔡惠萍希望将尘外可以做成一个可以移动的文化艺术会馆,带着文化苦旅的色彩,告别一成不变的生活方式,来一场边走边唱的行走。蔡惠萍愿意带着更多的人走过路过世界的每一处角落,在人生的每一片足迹都印下生命的色彩,告别生活的焦虑,向着远方的高山、草原、海与湖泊出发,让“边走边唱”的那份情怀陪伴自己一生,直到有一天我们再也迈不动脚步,抬不起双脚,然而这份“边走边唱”的心境依然久久长存在心底。(文/王晨百)

责任编辑:珠穆朗玛网